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新闻
案例馆|公平金融(Fair Finance)

拉赫曼 以己度人

20世纪70年代,拉赫曼一家离开孟加拉来到了英国。在一场银行业危机中,拉赫曼的父母失去了工作,储蓄存款荡然无存,最后他家连房子都没有了。这一亲身经历使拉赫曼看到了现有金融体系的失败之处,更促使他立志解决这一难题——这也源于他的家族传统,他的家族中曾出现过多个社会领袖。

审时度势 问题导向

人们并不太了解,在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有超过200万人无从享用主流的金融服务,信用记录为零。他们依靠高利贷和送上门的高额利息贷款,直接导致债台高筑,随之面临更大的经济困境并引发社会问题。这类群体都是社会中处于边缘化地位的最弱势群体。

同时,这些游离在主流金融业之外的贷款方式往往缺少监管,借贷者在获得贷款的同时会遭到掠夺性侵害。贷款时要支付1000%的年利率,甚至高达13,000%,此外还要交附加费。他们陷入了贫困与债务的恶性循环,被排斥在了主流社会之外。

巨人肩膀 看得更远

拉赫曼认识到社会大环境直接关系到自己的小家以及小家的经济福祉。于是,他进入剑桥大学开始对此进行深入研究。随后又来到孟加拉乡村银行,留心观察该组织如何为“非银行用户”提供金融服务。之后,他又在世界银行呆了一年,继续从事小额信贷方面的研究。 

学而思之 因地制宜

拉赫曼时常深思,他想从身边做起,帮助东伦敦社区不能获得银行贷款的人改善条件,为这些低收入人群提供公平透明的金融服务(包括个人贷款、商业贷款和独立顾问服务)。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向按日计息的高利贷债主借钱了。

在东伦敦慈善信托基金会和其他团体的援助下,费萨尔先以住在政府救济房中的东伦敦妇女为对象,进行了五年的试点。这项工作不仅受到了外界的认可(包括英格兰银行和英国联邦储备等),也为拉赫曼日后的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基础:他已经证明了为租房户提供债务咨询有利于替房屋租赁协会省钱,而且英国人切实存在对小额贷款的需求。

拉赫曼引用孟加拉乡村银行模式,并结合英国的实际情况加以调整了发展方向:1)鉴于有许多客户债务深重,应向客户提供债务顾问服务;2)伦敦的社区较分散,因此不宜采取孟加拉乡村银行的“点对点”模式,而应采取社区银行的模式;3)在英国,个人贷款需求量很大,应提供个人贷款。

善于发现 循序渐进

拉赫曼在当地建立了60多个工作组和社区组织,为了使各单位形成合力,他开始着手创建“公平金融 ”,作为统一的金融机构解决“金融排斥”问题。2004年底,“公平金融 ”正式成立并在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注册。2005年4月4日,作为一家社会企业,“公平金融 ”在东伦敦斯蒂芬区正式落成。它最初以勤俭互助会(以慈善为目标的非盈利组织)的形式存在,由5名员工(包括2名债务顾问)组成。“公平金融 ”从一开始将借款人作为产品和服务设计的中心,客户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情况的变化在不同时段享用不同的产品,包括债务顾问服务、小额个人贷款(通常是500-1000英镑)和商业贷款。

认识和了解自己的服务对象是“公平金融 ”模式赖以存在的基础。客户的收入水平各不相同,生活方式也无从预知。因此,工作人员不仅要为客户提供技术和财务上的专业指导,还要为他们提供情感和心理支持。

与主流银行相比,“公平金融 ”提供的贷款并不便宜(年利率为30%-60%),但其实这种比较意义不大,因为这些借款人根本无法从主流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公平金融 ”汇聚了来自全球的多位投资专家、银行业专家和金融专家,这有助于企业在实现社会目标的同时,真正做到财务上的可持续发展。

在做好一线贷款工作的同时,拉赫曼还通过游说、宣传、倡议等方式力图实现金融体系的改革,注重从体制入手,从根本上解决金融体系的问题。

涓涓努力 汇成佳绩

截至2011年,“公平金融 ”已建成四家分支机构,接待过3000多位客户,提供贷款总额超过200万英镑(大约2800笔贷款),且还款率高达92%。其乘数效应难以量化,但据估算,该组织每年使1000多位租房客顺利交租、免遭驱逐,并且偿还了数百万英镑的债务。与此同时,在其提供的所有商业贷款中,有70-80%提供给了少数族裔企业家,要知道,他们根本无法从其他地方获得商业贷款。“公平金融 ”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影响;事实上,在某些地区,按日计息的高利贷者为了与“公平金融 ”争夺业务,不得不降低利率,这也在客观上促使借贷行为更加公平。

此外,也给客户个人带来了巨大影响。 “公平金融 ”的贡献不仅在于帮助客户扭转经济局面,使其认识到还贷并非天方夜谭,同时也有益于客户的身心健康。负债往往会引发心理疾病、抑郁症并导致家庭破裂。

最近,“公平金融 ”洽谈了一笔极不寻常的投资交易,寻求扩大公司规模,新成立八个分支机构,在未来五年(直至2016年)向10万名被排斥在主流金融机构之外的伦敦市民提供1400万英镑贷款。主流的银行机构(如:桑坦德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和法国巴黎银行)同意为“公平金融 ”提供200多万英镑的外借资金。同时,社会责任投资者和慈善家也将为其提供75万英镑的“耐心资本”投资,这本身就具有开拓性的意义。因为社会投资者的参与可有效降低银行的风险。与此同时,在“公平金融 ”营利的前提下,投资者可在7年内获得每年5%的回报。这笔交易的策划人拉赫曼和Mark Cheng希望有更多的社会企业和小额信贷机构可以效仿这种投资模式。

前人之作 何以为鉴

对社会企业和社会企业家来说,拉赫曼和“公平金融 ”的故事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尤为显著的一点是,拉赫曼在创业之前即对小额信贷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这无疑为企业后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是,拉赫曼在做好一线工作(“公平金融 ”的分支机构分布在东伦敦最贫困地区)的同时,还注重建立证据基础并积极从事倡议活动。拉赫曼从一开始就懂得要建立强有力的证据基础,这样才能保证“公平金融 ”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并且获得其他方面的支持。同样地,“公平金融 ”继而又对主流的银行机构发出挑战,使其关注此前无从享用金融服务的人;对按日计息的高利贷者发出挑战,通过媒体和其他途径曝光其恶劣行径,使其受到更好的监管,两者的结合帮助企业扩大了影响力。拉赫曼的最终目标是将金融体系改革推向全英国,让东伦敦之外的更多的人获得帮助。

另外,“公平金融 ”并没有把孟加拉乡村银行的模式直接照搬到东伦敦,而是注意到了两者在地理和文化上的差异,对这种模式相应做了调整,于是产生了其独特的“债务顾问与教育”,以及以借款人为中心的个人贷款和商业贷款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平金融 ”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创新成功案例。

Anyway :Credo(我相信)

当下英国正处在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公平金融 ”的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经济危机到来时,最先受到影响的是那些处在社会边缘地带的人们。

然而,事情并不像提供贷款那样简单,机构是如何运作的?如何衡量客户?透明度和利率是怎样的?在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同时是否也为客户提供了指导和建议?正像拉赫曼本人所言:“它意味着人与人的关系、尊重和公平......提供金融信贷需要从‘信条(credo)’这个词的本义获得启示,即: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