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新闻
民族团结社会工作作为社会治理与社会创新

      从问题出发。

 

      首先是人的问题。目前,民族社会工作者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欠缺;少数民族群众对社会工作认知不足、少数民族社工人才队伍及其知识结构有待优化,这一切成为了民族社会工作的发展阻力。


      再就是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和历史文化原因所导致的族群矛盾。

 

      针对以上二者,民办社工机构所能做的,以社会教育领域最为突出。

 

      教育,唯有坚持公益性,才能参与社会治理与社会创新。民族团结一家亲,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公益性和政策性兼具的民族团结社会工作,是“成人之育”和在做中学的“终身教育”。

 

 

师者公益,让服务标记化

 

      笔者将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看成“师者公益”,不仅因为它是社工师、政工师和教师协同工作的实践领域,还因为它特别注重典范。


  • 成人性


      中华师者文化的本质是“成人”。成人(to be a true person,成就理想人格,包括“修己”和“成物”)是公益的核心价值。

  

    笔者本来想把师者文化叫“成人学”——嫌它太静态了,虽能突出公益思想的“千学万学,学做真人”(陶行知语)特点,却不能概括公益挺进生活、注重文化建设的动态,故不用。日趋公益行动化的公益思想对传统教育(级的教育)的作用,不是规范,而是冲决网罗,面朝“未得之地”,前沿姿态。

 

      既称为“原理”,就要有“关键词”——它们是一个建构行动所需的“砖石”。民族团结社会工作提供一个基本的实践领域,让中华合和学思想的“梦想”照进现实。


  • 团结力


      团结就是力量。


      法兰克福学派已故哲学家、社会学家哈贝马斯认为,当代社会,启蒙(enlightment)仍然是一个未完成的课题。


    在我国现今民族团结进步事业领域,在性质上属于文章文化的契约型启蒙是最常用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六条规定:“国家在受教育者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教育,进行理想、道德、纪律、法制、国防和民族团结的教育。”


      民族团结教育属于各类教育。在少数民族地区,从娃娃抓起的民族团结工作,是一种启蒙教育。


    民族团结是少数民族地区最大的爱国主义,大力发展社区教育是教育均衡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新疆阿克苏民族团结社区教育校本课程开发志愿者行动致力于诉求教育资源共享,进而达到资源转化。把物质形式的资源转化为智力形式的资源,是教育过程的果效,而这种果效用活动去达成,辅之以文字叙述,社会意义和学术意义得兼。


      该行动整合少数民族地区社区教育人才资源,为构建和谐社区积极开发具有“爱民固边、行动研究、活动课程、公益特性、图文并茂”五大特点的“校本课程”。

 

    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由于具有跨文化特性,政策性和专业性都很强,大家对这个社工领域都没有形成共识。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公益性也很强,大家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只有专业性、政策性和公益性相统一的民族团结社会工作,才是众望所归的公益领域,它所携带的中国文化建设只能才能落到实处,进而深入人心。

 

     民族团结进步的关键是“在做中学”。通过社区教育,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巩固来之不易的各民族大团结局面。

 

  • 做中学


社会公益,往往与活动紧密连接。


在民族团结教育领域,活动课程是非学科课程。活动课程开发,是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志愿者教育,是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在我国主要通过活动去实施。其基本特征是:


第一,主张一切学习都来自于经验,而学习就是经验的改造或改组;


第二,主张学习必须和个人的特殊经验发生联系,教学必须从学习者已有的经验开始;


第三,主张打破严格的学科界限,有步骤地扩充学习单元和组织教材,强调在活动中学习,而师者从中发挥协助作用。


  • 服务学习者


如今,服务学习已经应用于高等教育和社工教育课程改革和创新。笔者在这里,讲的是少数民族社区营造计划里,师者要服务社区里的学习者(既有中小学生,也包括成人学习者)。

 

      在社区里服务学习者,如今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社会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的认同。师者要努力寻求立体式的三维服务:

 

第一维:社区活动阵地里;


第二维:校外家中;


第三维:在闲暇游艺中求服务。

 

      受级的教育思想影响,直到现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民办社工机构从事社会教育,主要是为补偿基础教育服务的。基础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社会事业,不是追求经济效益的国有或民营产业。

 

      举行具有补偿性、延伸性和娱乐性和服务学习者的社区活动,民办社工机构要敢于突破原有的三个中心:以学术性课程为中心、以课堂为中心和以教科书为中心。

 

政策性,公益边界明晰化

 

      社会治理和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关联,直接体现在政策性三个字上。

 

    民族团结社会工作是边疆社会治理的重要抓手,也是公共政策的重要领域。由于政策性很强,它的公益边界很明晰。它以行动科学(action science)为特征的善知识论或新性善论,在内容上,以社区行动涵盖文献研究,明显摆脱了自然科学的束缚,进入社会科学自身,同时推动社会工作学实现现象学转向。

 

    目前,政策性是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重要特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组织法》的规定,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是国务院管理民族事务的行政机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管理民族事务的机构。由于民族事务涉及面比较广泛,许多部门的工作与民族事务有关,因此,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于1951年发布《关于民族事务的几项决定》。依据《决定》的精神,国务院有关部委也建立了相应的机构。


    如原商业部设立了民族贸易处,教育部设立了民族教育司,文化部设立了民族文化司等等。除此之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等机构组织法的有关规定,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分别设立了民族委员会和民族宗教委员会等民族工作机构,履行相应的职责。在地方各级人大和政协机构中也设有相关的民族工作部门。 

 

    从我国民族事务机构的行政设置,首先可以看到的是“公共性”而不是“专业性”。也就是说,民族团结社会工作不单单是那些拿着民族学专业或社工专业毕业证书的专业人士去做的事,更重要的任务落在非专业人士身上。


    一句话:在国家行政机构设置方面,民族团结,部部有责;不是某一个部委的专责。在百姓日常生活方面,民族团结,人人有责;只有“不以善小而不为”,才能增进民族和睦,化解民族隔阂。于是,基于共识的政策性,就成为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重要特点。

 

社会创新

 

      社会创新是第三部门最擅长的事业。这里谈谈社会认知创新、社会组织创新和教育创新。


  • 社会认知创新


    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社会公益原理是基于民族社会工作过程的知识体系,它与文史哲等人文学术不同。善知识论或新性善论反对室内教育学,主张在真实场域里开展民族团结教育,而不是在实验室里开展教学活动。不是在研究室、实验室内创新,而是在社会广域里创新,这是民族团结社会工作公益性质的突出表现。

立足科学发展观,活用其根本方法(就是城乡统筹发展),结合扶贫工作,推进农村社区新农村建设步伐,在树立统筹城乡发展的新观念的同时,摒弃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的思想束缚,从传统的体制、制度与机制中跳出来。


  • 社会组织创新


      在新疆,笔者看到民办社工机构、公益慈善机构、社区服务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纷纷介入民族团结社会工作,这些社会组织在实践中发展壮大。

 

    国内提到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往往产生意涵的混乱,对象和主体往往忽左忽右,倚轻倚重。说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是面向社区所有成年人的“终身教育”的时候,意涵侧重于“教育对象”。而说到“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要重视继续教育”的时候,意涵侧重于“学习主体”。


  • 教育创新


      而今,在少数民族地区研究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成了“号脉”工程,可以直接观察到边疆社会工作的生命力。

 

   在全球化和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把族人变成社会人,由机构代表社会实施教育,这个转变,是“废科举,兴学校”之后,最重大的教育实践创新。现在,师者说:这种教育思想转变,叫“不再人上人,要做人中人”。

 

   把社区教育发展放到整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中,把专业建设放到整个边疆社会的进步中,把科学发展观放在师者教育课程改革的核心,统筹谋划政策、公共资源、基础设施及产业布局,建立统筹城乡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快形成民办社工机构和公共事业良性互动发展机制,加快形成具有边疆特色的经济社会发展机制,营造城乡一体、平等发展、负负得正的社区育人新模式。

 

   在社区教育中,师者角色发生了巨变:从传道的人生导师变成了授业的社会工作者。与之相应,群育之学不再神圣,走下了师者圣坛的民办社工机构和社会教育,飞入寻常百姓家。民族团结社会工作促进了社区教育全民化,让中国民办社工机构的社会教育活动,获得很大的创新空间。

 

未尽的话:关于双语

 

  • 少数民族社工和义工的母语服务,在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公益实践中特别重要

 

 

    2017年1月24号,笔者从喀什火车站出站,打车,趁着春节假期未到,与喀什市家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秘书长和办公室主任见面,他们都是在民族地区从事社会工作的汉族社工师。28号是春节,在喀什市城乡社会福利供养中心,笔者又见到了该机构的维吾尔族社工阿依古丽等人,她们在为孤儿们提供专业服务。笔者深感:有母语优势的少数民族社工在春节放假期间也很喜欢做义工。

 

    跟社会科学模仿自然科学一样,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公益实践及其原理研究,目前在学术界只是边缘型的研究和依附式的发展。关键是,民族团结社会工作的研究人员出了问题:没有接上中国文化建设“兼容并包”的现代统续。

 

      民族团结社会工作不能模仿别人种田,而要种自己的母语试验田,让别人看:什么是科学种田。这需要笔者一边描述一边“做中学”。

 

  • 描述,是笔者的社会工作研究方法的关键词

 

      最近,新疆喀什市阿凡提社工服务中心龙基军主任看了笔者的一篇有关民族社会工作的文章后,在QQ上留言:你对喀什社会工作的描述有些偏差。

 

     笔者在做社工之前,早已是作协会员。描述,一直是笔者研究社会工作的重要方法。在教育学领域,这是质化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又译“质的研究”),具有自然性、描述性、解释性、互动性、动态性等特点。最起码,笔者的以母语描述为重要研究方法的民族团结社会工作,正在还公益思想一块“中国土壤”。

 

  • 民间国语行动者

 

      库尔班·尼亚孜老师是一位民办学校的校长,他创办的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依麻木乡国语小学几乎全是少数民族学生,教师几乎全是汉族。该国语学校曾经被央视焦点访谈报道过。

 

      “我们学校六年级的学生考上内初班的比例,在乌什县是最高的。”库尔班校长很自豪地对笔者说。库尔班应阿克苏地委宣传部邀请,参加民族团结宣讲的时候,他说:“语言通,情感通”。


      今年2月8号,依麻木乡国语小学又登上了《阿克苏日报》的头版。民校变名校,民间行动者库尔班·尼亚孜的“第二职业”获得了成功(他的第一职业,是阿克苏职业技术学院人文教育系讲师)。

 

      这,给少数民族地区民办社工机构从事社会教育的师者们,提供了又一个跨界的范例。

 

 


 

 


 

注:本文为原创内容,如转载请与微信charitieschool联系相关授权事宜。

 

 

 

 

 

 

 

作者:

李勇,社会工作师,浙江嘉兴市美学学会理事,新疆蜡烛志愿者团队秘书长。

编辑:周家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