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新闻
热点观察 | 边疆公益事业的官方推手:政府购买服务在新疆

 一、引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政厅、民政厅实施的政府购买服务,起步于2014年。这一年年底,《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了购买服务主体、承接服务主体、购买服务范围、购买服务机制、资金管理、绩效管理等方面内容。

 

文件规定,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主体是各级行政机关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事业单位。纳入行政编制管理且经费由财政负担的群团组织,也可根据实际需要,通过购买服务方式提供公共服务。

 

以下,笔者就政府购买服务谈两个方面:有关的和无关的。

 

二、有关的


先说说政府购买服务对公益慈善行业发展的影响。

 

一、对社会组织发展。在数量增长型发展阶段,新疆社会组织的发展对政府购买服务的依赖是直接的。


新疆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费立刚先生是本土社会组织资深专家,他在新疆自治区团校讲课时透露,本想让财政部门把政府购买服务的款项放在青基会这样的4A级枢纽型、示范性公益机构,然后再由基金会转给中标的各个机构,未果。新疆红石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郭女士介绍说,她所在的机构获得过政府购买服务资金,不过她以后不想再申请了。


克拉玛依区乐龄社工服务社总干事岳素君喜忧参半,喜的是今年获得了克拉玛依区政府出资的一个创投项目(克拉玛依区2017年创投项目只通过了二个),忧的是另一个项目没有获得资助,仅凭一个项目无法养活机构这么多员工。岳素君同时也是克拉玛依市乐业就业服务中心主任,这是一个完全由市人社局购买服务支撑起来的社会组织。乐龄社工社是国家社工服务示范单位,还有政府购买的延续性项目,今年由于财政紧张,全部经费都缩减百分之十。


阿克苏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负责人介绍说,阿克苏地区人社局和阿克苏地区民政局购买服务已经开始了。阿克苏地区群星社会组织服务与评估中心就是拿到了民政局购买服务的钱,才在2016年完成了十五家社会组织的评估工作。


二、对农村社会工作的推进。


库车县阳光社工服务中心主任高哲最近一直在阿瓦提县农村里泡着,他在执行新疆自治区民政厅的项目,这个项目是政府购买项目。没有政府购买,社工机构是无法深入基层,开展农村社会工作服务的。

 

柯坪县的农村社工服务得到了新疆自治区民政厅的福彩公益金项目资助,才从无到有,甚至走到了阿克苏地区前列。


三、对社区营造的影响。


20世纪80年代中期,民政部号召推进社区志愿服务,天津和平区新兴街就是早期开展社区服务的典型。在南疆,喀什市阿凡提社工服务中心的“家有好邻”项目,就是靠喀什市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资金支持,才铺开了一个很大的摊子并走到今天。笔者走访过“家有好邻”民族社会工作示范社区,办公条件和活动场地都堪比乌鲁木齐的社工服务点。试想,没有较大的资金投入,怎么会在南疆的一个县级市打造成功一个让自治区、地区、市三级政府领导都到现场参观并称赞的民族社会工作范例?

 

总之,在边疆公益事业发展中,政府购买服务不仅是资金扶持,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着政治信任和维稳期待。

 

三、无关的

 

接着,讲一讲与政府购买服务无关的机构和事。


一、无缘。


在新疆,大量的社会组织与政府购买服务无缘。前不久,笔者走访了喀什地区叶城县志愿者协会。该机构是2010年11月在县民政局注册成立的一家社会组织,是全县最大的民间公益机构。2012年6月,协会成立了党支部,有党员10名、团员40名。同时,还成立了工会。至今,该机构没有得到过政府购买服务的资金支持,导致有一些很想做的事情最终无法实施。笔者在调研过程中,通过探访、QQ、手机短信,与该机构负责人交流了相关信息,获得了一些共识。


二、无限。


自治区党委提出:在新疆,没有与维稳无关的人和事,笔者名之“维稳无限论”。在新疆大量存在的、由政府财政供养人员奉命开展的行政性社会工作,其实是独具特色的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新疆蜡烛志愿者团队的义工苏德宏女士是阿克苏市某公办双语幼儿园的保教主任,她毕业于阿克苏职业技术学院初等教育专业,最近正在农村下乡入户。她这样做不是为了家访或招生,而是完成阿克苏市教育局交办的任务。怎么回事?凡是财政供养人员都要在扶贫(出钱)和维稳(出力)方面为党委和政府分忧。扶贫和维稳的主要工作场所都在基层社区和农村,所以,苏德宏们要牺牲假期,去下乡入户。这不是专业行为,这是政治任务,也是社会工作。

 

四、小结


在国家层面: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是硬道理;在新疆自治区层面:社会稳定、长治久安。这些纲领性表述与政府购买服务这件“出钱”的事,有着复杂的直接关联。


一、政策性。


新疆是少数民族自治区,该区的政府购买服务是政策性很强的工作。《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实施意见》出台至今已二年有余,当时,还发布了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涉及基本公共服务、社会管理服务等6大类302项。这第一波购买,并没有完成目标。


2014年的《实施意见》称,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内容为适合采取市场化方式提供、社会力量能够承担的公共服务,突出公共性和公益性。教育、就业、社保、医疗卫生、住房保障、文化体育及残疾人服务、社会服务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要逐步加大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力度。到2016年,据公开报道,新疆自治区确定区直机关工委、司法厅、财政厅、审计厅等46个自治区本级单位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阿勒泰地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喀什地区、乌鲁木齐市和克拉玛依市等8个地、州、市为自治区政府购买服务改革试点单位和地区。


二、“有为”。


《道德经》有言:治大国若烹小鲜。从边疆政府购买服务、促进公益事业发展“从无到有”的演变看,这句话应改为:治大区须有作为。


改革开放依然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在全球化、开放型、环境友好型、和服务型改革的大气候下,地方政府力争有所作为。2017年,新疆将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扩大政府购买服务领域,重点推进公共文化服务、公共体育服务、劳动就业服务、社区事务、社工服务等领域政府购买服务。到2020年,按照“先易后难、积极稳妥”的原则,在新疆全区基本建立较为完善的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制度。这是公开文件上说的,我们拭目以待。

 

 


 

 

 

 

 


 

注:本文为原创内容,如转载请与微信charitieschool联系相关授权事宜。

 

 

 

 

 

 

作者:

李勇,社会工作师,浙江嘉兴市美学学会理事,新疆蜡烛志愿者团队秘书长。

编辑:周家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