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新闻
案例馆|伤健共融模式的成功探索-黑暗中对话

前言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截至2015年12月,全世界有超过4000万的视障人群,中国约有1691万,约占世界视障人群总数的42%。但你是否发现,如此庞大的群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却极少能遇见,城市的盲道上不曾有过他们的身影,公共场所中也未曾见过能便利于他们的设施和标识,而对于视障人群工作的了解,我们往往也只停留在“盲人按摩”这一行业上。不,别让我们匮乏的想象力局限了人类所具有的强大潜力,这期笔者将向你介绍一个别开生面的社会企业——黑暗中对话,让你走近这些在黑暗中依然追逐梦想的人们。

摄于成都体验馆门前 

对话的开启

黑暗中对话(Dialogue in the Dark,简称DiD)的创办源于德国Andreas.Heinecke博士的一次特殊经历。在任职记者期间,他曾经因为工作要求训练一名因为车祸失去视力的同事,这次独特的经历让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对视障人士的了解以及对他们工作能力的理解是多么地浅薄。哲学系毕业的他受到德国哲学家Martin Buber的“Encounter is the only possible way of learning”(学习的唯一方法是亲自接触)启发,“我们为什么不能暂时关掉灯光,进入一个黑暗空间,让健视人与视障人士在角色互换的状态下展开一次对话呢?”角色互换,翻转优势与弱势的界限,他带着这样的想法,于1988年创办了对话社会企业(Dialogue Social Enterprise,简称DSE),而DiD即是DSE开发出的第一个对话项目,为的是提高公众对视障人士的认识和理解,并且为视障人士提供有尊严的工作机会。秉持着这样的理念和令人耳目一新的体验方式,DiD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社会的巨大反响,目前其已在世界30多个国家,170多个城市举办过体验活动和黑暗展览,总共为9000位视障人
士提供了就业机会,体验和学习者超过900万人次。

创办人Andreas.Heinecke博士

在2010年9月,DSE也在中国大陆正式授权黑暗中对话(中国)社会企业。6年时间过去,DiD分别在上海、成都、北京、深圳成功运作,形式包括黑暗中对话体验馆、企业和政府机构工作坊、教育工作坊、以及黑暗中的特别活动等等,并且成都还设有DiD全球第十四座永久体验馆。为视障人士创造发挥其才智的就业机会,提升社会大众对自我、他人和团队的认知,进而消除偏见,促进多元和包容的社会文化是黑暗中对话(中国)社会企业的目标。

成都体验馆内一隅 

发挥黑暗的魅力

在黑暗的状态下,如此多样化的活动是如何完成的呢?关键就在于启发身体的其他感官。黑暗中对话的主要活动形式,是在完全漆黑的活动室里,重现森林、乡间以及城市中的公园、道路、市场、景区等等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特定场景,在75-90分钟的时间内,体验者们由视障导赏员带领感受。期间你可能会漫步公园,听鸟儿鸣叫,听水声潺潺,感受微风轻拂过脸颊,用双手“看”清休息的凉亭是什么形状,也可能来到市场,凭借蔬果的香气、形状和质感辨别食物,还有可能走上斑马线,通过红绿灯发出的信号声穿过马路。黑暗虽然关闭了我们的视觉,但是却让我们的嗅觉、听觉、触觉、味觉等等其他感官变得更加灵敏,我们通过其余感官大量收集着周围的信息,在脑海中构建着所处的环境。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习惯于用影像来判断周遭事物,视力是我们的重要感官。也许在体验的开端,突如其来的黑暗会让我们失去安全感,使用不惯手中的盲杖,不知道路无法前行,耳边导赏员的引导也让我们不能感知他的方向,但在其帮助缓慢前进的过程中,我们开始多了一点在黑暗中行动的“窍门”,能更好地使用盲杖帮助我们前行,加之身边队友们耐心的等待和互相帮助,一开始进入黑暗环境中的焦虑和担忧便逐渐消失了,甚至大家会开始享受起黑暗,享受其余感官带给我们的惊喜。在体验的过程中笔者忽然认识到,拥有良好的视力让我们的生活快速而便利,但也因此常常忽略了其他感官的使用,减少了对于生活细致的体会。而在黑暗中重获安全感的过程,也让笔者明白令人害怕的并非黑暗本身,而是黑暗带来的无助,一旦获得帮助,无助感消失,我们也能够愉快地游走于黑暗之中。

刚体验完出来的孩子和家长们 

对于视障人士熟悉的空间,他们也可以自由行走,自由生活,包括日常的煮饭、洗衣和休闲娱乐等等,完全凭借影像获取信息的公共生活对他们而言并不便利,而且因为大众使用的公众设施中极少提供除了影像之外的其他信息供视障人士获取,所以在不便利的公共区域他们也较少出现。但如果有一天我们的马路、人行道、地铁、公车站等等的公共设施,都能提供更多便利于视障人群使用的信息,那么社会的伤健共融一定可以做的更加好。在当今这些便利设施还未出现的情况下,请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他们的信息提供者,给予他们一些帮助,就像在黑暗中他们给予我们的引导和帮助一样。

体验者的留言

发掘黑暗的价值

作为一个社会企业,黑暗中对话的成功不止在于给予了视障人群一份有尊严的工作,让体验者获得同理心,促进社会伤健共融,更在于让每一个体验者加深了对于自我的认知,挖掘自身内在的潜能。黑暗工作坊目前成为许多企业和教育单位训练个人和团队协作能力的工具,团队在黑暗中凭借有限的信息完成特定任务,在无法预测的环境中借助倾听、合作与信任,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告别了单一的感官,反而启发了内在的力量,激发了潜在的能力,在黑暗中有耐心去倾听彼此。 

在不同的地域,DiD也发展出了不同的有趣模式,香港有暗中作乐,抛弃音乐会的五光十色,让大家更专注于用耳朵认真聆听每一首音乐,法国有黑暗晚餐,在黑暗中启发味觉和嗅觉的全新饮食体验,台湾有结合音乐与相声的黑暗乐剧场,成都有暗中咖啡馆让大家体验不一样的下午茶,“暗中”系列的开发与创新让我们看到黑暗的无限可能性。 

无声中的对话

无声中对话(Dialogue in Silence,简称DiS)是Andreas.Heinecke博士与Orna Cohen在1997年联手推出的DSE第二个对话项目,宗旨同样是为了消除隔阂,促进大众对于听语障者的理解。不同于黑暗中对话,无声中对话使用“寂静”作为听障者与健听者的沟通媒介。在寂静中,大众开始反思自我的日常表达,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当我们拥有声音的时候,我们在表达时只注重自己说了什么,往往忽略了听者的感受,而在寂静中,我们只能通过模仿、手势、肢体语言让别人明白我们想表达什么,也就会更在意别人的理解,同时,寂静也激发了我们肢体语言的运用,让参与者获得更开放的心态。 

香港的无声中对话推出了全球首创的艺宴坊,即无声晚宴剧场,参与者可以一边享用着顶级的料理,一边观赏由听障人士表演的戏剧《黑玫瑰》,惟妙惟肖的演出和超棒的灯光布景搭配,让参与者仿佛置身于60年代的悬疑剧中。

艺宴坊剧目《黑玫瑰斗智双兰》

黑暗中对话,无声中对话,这些打破常规的对话方式,颠覆了我们对于“优势”与“弱势”的刻板印象,也让体验者明白,“优势”与“弱势”取决于环境,而非绝对的概念。有了这样的认知和体验,我们对于与自己不同的人,也能变得更加尊重和理解,并且更能看到他们的价值而不仅是简单的同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只要在特定的环境中就一定能发挥出来。

这世间最美的事物无法被看到和触碰,唯有用心才能接近。——海伦凯勒 

结语

作为一个DiD的体验者,对于导赏员所展示出的幽默、热情以及优秀的组织能力,颠覆了笔者对于视障人士的刻板印象,“弱势”、“无助”、“同情”这些词与他们统统无关。导赏员告诉我们“现在在学英语,之后准备考研,而且体验馆常有外国友人,也会用得上”,富有磁性的声音和热情的帮助,让我们就算在黑暗中,也仿佛能“看清”他阳光般的微笑。

尊重、同理心,是消除社会中存在的偏见和歧视的利器,“真正的障碍不在个体,而在社会环境是否友善”,对于身心障碍人士,请不要让我们的刻板、弱势的印象埋没他们的天赋。如果你也想更加了解他们,或者更加了解你自己,不妨去体验一次。


作者:邓佳瑜   编辑:孙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