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详细新闻
案例馆 | 一只台北大水牛

导语

一只台北大水牛?


别被吓到。


这其实是台湾水牛出版社带着两家水牛书店、两层楼的有机农产品集市、还有一家以法餐厅为主的社会企业,所组合成的“三重套餐”,所以小编就把它比作一只“大”水牛。


水牛的主人叫罗文嘉。

 

正文

 

这只大水牛致力于丰富台湾偏远乡村的儿童教育资源,促进城乡间的交流。


让我们一起以时间为轴,慢慢了解这只大水牛的故事。


 

2010年-2012年 前传:“我爱你学田计划”诞生

 


2010年之后,罗文嘉逐渐远离台湾政治圈返乡归田,开始琢磨种植有机稻米,创造了一个有机稻米的品牌——“我爱你学田”。

 


 

定居乡村后,罗文嘉切实感受到了农村资源,尤其是教育资源的贫乏。后来,罗文嘉联合愿意种植有机米和有机农产品的农户,发起了“我爱你学田计划”——让参加的农户销售有机农产品,并把收入的一部分用于为新屋乡儿童开设免费英文课和打击乐课。“我爱你学田计划”的灵感就来自于宋代的“学田制”,罗文嘉借此想为乡村教育添一份力。


台湾儿童福利联盟曾发布的《2013偏乡弱势学童学习贫穷分析报告》指出,几乎全部的受访偏乡弱势学童(94.9%)没有接触任何英文杂志,超过四分之一(25.52%)受访偏乡弱势学童无法写完26个英文字母,四分之一的五、六年级受访偏乡弱势学童(25.3%)无法答对四年级的英文题目。另外报告也指出,在艺术课程上弱势学童与优势学童的差距也十分明显。


罗文嘉发起的“我爱你学田计划”正切中了偏乡弱势学童(以贫穷为主)在英文、艺术类教育资源上匮乏的痛点,这是学田计划生命力的源泉之一。


 

 

2012年 水牛出版社新掌门,蓄势待发

 

 

2012年6月,罗文嘉从朋友手中接过了水牛出版社。这是一家创立于1966年的老出版社,为了降低库存成本,罗文嘉接手后首先要想办法安置近7万册的库存书(约800多种书目)。这时,他想到了新屋乡的老房子,于是便将这个老房修整一番,当做水牛出版社的库房用了。


2013年8月,水牛出版社重返市场,推出新书,并获得了一定的成功。当然,这是后话了。

 

 

2013年 水牛集合,迅速成长

 


(一)4月水牛书店诞生


水牛书店的诞生属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罗文嘉自己说是“为了圆小时候的梦想,顺势在出版社库房前面开了间书店”,这就是新屋乡水牛书店,2013年4月6日正式开业。

 

 

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小伙伴可能知道,在农村找书店去买几本课外书是何其的困难。


店内图书的来源有两种:来自水牛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以及向社会募集的二手书。

 

 

在水牛书店开业前,新屋乡仍没有像样的书店,罗文嘉计划依托书店推广乡村阅读、支持乡村儿童教育,因此给书店做了定位:完全非营利,即所得收入全部捐给“我爱你学田计划”,并采用社会企业的模式推广乡村阅读,丰富乡村儿童教育资源。


那新屋乡水牛书店是怎么经营的呢?

 

书店的核心业务有四项:


(1)18岁以下的学生,凭水牛爱读书集点卡,在水牛书店借满20本就可以换取1本店内新书;


(2)所有读者可以用自己看过的书换任意一本店内的二手书;


(3)所有读者买书有优惠,新书打八折,二手书打五折。


(4)书店联合“我爱你学田”计划,鼓励大家认养学田的有机稻米和农产品,并不定期举办田野体验活动,从而推动销量。


此外,水牛书店会招募志愿者加入运营,并且为所有捐书人制作捐书卡,并在店内书墙上永久展示,鼓励捐书。

 


在前文提到的台湾儿童福利联盟的报告中,还指出“偏乡弱势学童家中教育资源不足的比例为71.5%,与优势学童相比差16倍以上;优势学童家中藏书普遍超过30本,但有66.4%的偏乡弱势学童家中书籍不到10本;在常见的学童刊物中,47.5%的偏乡弱势学童对此完全没有接触,反观优势学童,有41.6%接触到三种以上学童刊物,呈现明显的阅读差距。”


新屋乡水牛书店也在客观上切中了偏乡儿童阅读资源缺乏的痛点。


学田计划+水牛书店,新屋乡的孩子们可以享受免费的教育课程和阅读资源,在笔者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助学计划。罗文嘉在采访中说“希望能借此改善偏僻乡村儿童资源相对都市缺乏的现象。”这也是水牛的使命之一。


不过,故事到这里才刚走过第一序章。

 

(二)11月第二家水牛书店出世


毕竟,农村消费力有限,水牛书店和“我爱你学田”要在竞争中存续下去并实现自给自足,需要开拓新市场。


同年11月,罗文嘉在台北开了第二家水牛书店。这是一家带有极强社会目的营利性书店。罗文嘉曾在采访中说“社会企业用营利来支持社会的需要,营利过程也要达成社会目的,这是为何我与有机农产和视障按摩师合作,就是让小众和弱势也能创造自己的价值。”

 

 

这家位于台北的水牛书店是怎么实现商业与社会兼顾的呢?


(1)书店推出阅读空间。入店顾客每人付150台币即可任选一杯饮料在阅读区随意阅读。


(2)书店为视障人员提供就业。一是引入视障按摩师,提供视障按摩服务;二是,雇佣视障员工煮咖啡。据说,这位视障年轻人很喜欢煮咖啡,但是之前有10家店因为他的残疾婉拒过他。


(3)在书店门口定时销售新屋乡有机农产品。


(4)不定期的开展免费或付费的活动,比如亲子阅读类、亲子手工类活动、春耕活动等。


(5)台北水牛书店的营收用于支持新屋乡水牛书店的运营。


“城市支持农村”,这句话用来形容这两家书店之间的关系正合适。罗文嘉自己说,水牛书店(台北店)是乡村在城市的一个窗口。

 


(三)12月“我爱你学田市集”面世


由于书店门口的有机农产品很受欢迎,罗文嘉就在书店的隔壁开了“我爱你学田市集”,这也是一家社会企业,收入用于支持乡村教育课程的经费。

 


市集地下一层和一层销售有机农产品,二层开了一家餐厅,那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组合呢?

 

市集合作的农户一般是个体户,之前,他们种什么、种多少,罗文嘉就卖什么、卖多少,但是供给很不稳定,有时候品种也非常单一。于是,罗文嘉转变收购方式,开始向农户下订单,种什么、种多少、品质标准先确定好。这样一来,双方的利益都有保障,而且还利于形成稳定的客户群。

 


在保证了供给之后,就要拓展销量,所以罗文嘉就索性在市集二楼建立餐厅。餐厅请来法国菜专业大厨,推出特色菜品。同时餐厅开设食材培训班,还提供代客人料理食材等服务,客人可以全程在场,观摩学习,既能保证销量,还能向城市居民宣传有机农产品。


罗文嘉在台北做的是营利企业,依靠高品质建立起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关系,没有着力“销售”公益情怀。关于这一点,在有关罗文嘉的报道中有体现,比如在《社企流》2014年的报道中提到:“‘我的产品要有优势,否则最后会侵蚀社会企业的价值,让消费者误以为社会企业代表的只是一个高理念、低品质的东西。’罗文嘉认为,想经营一间成功的社会企业,必须在自由市场的激烈竞争中达到自给自足。他说:‘不能期待大众接受你的产品只是基于同情,或是理念支持,因为那只是一次性的。’他同时也指出,社会企业的经营“必须踩在现实的泥土上”,消费者必须得到对等,甚至于超值的消费体验,社会公益的理念仅是消费过程中得到的附加价值而已。这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


这是水牛与消费者的关系,那水牛又是如何让员工认同社会企业价值的呢?


笔者认为罗文嘉用的办法是“体验”与“鼓励”。他在采访中说“坚持要做有良心的企业,员工训练也很重要。无论是水牛还是学田,员工都必須下田受训,亲自踩在土地上,从劳动中获得更深刻的理解。另外,员工必须轮流值班卖菜、顾门市,就连编辑也不例外。从耕田到贩售,员工们知道每一个付出,都是为了土地。‘但是他们的薪水绝对不会因为在做公益而有减损。’罗文嘉坚持道:‘员工付出了,就应该得到应得的工资。’”


“大水牛”初步实现,但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2014年以后 水牛新尝试

 


2014年,罗文嘉与台南后壁土沟水牛建筑师事务所的建筑师合作,开办水牛书店土沟分店。这次水牛书店换了一种经营方式,由建筑师提供书店房屋并管理书店,水牛书店和水牛出版社提供书籍。建筑师陈永兴表示,土沟水牛书店的书只借不卖,希望书店成为社区阅读基地。

 


在接受《数位时代》采访时罗文嘉表示,2015年要找座城市、找片山再开两家水牛与学田。


看来,水牛也在尝试通过拓荒,扩大规模以实现规模效益。


如今水牛书店成为很多内地公益组织、社会企业家赴台参观、考察的重要一站,也是很多游客赴台旅游的热门地点。


罗文嘉和水牛一路走来,还将继续走下去!

 

 

结语

 

在罗文嘉手中成长的这只大水牛,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罗文嘉深耕台湾政坛多年,积攒了很多经验和资源,所以罗文嘉最初转向社会企业时也许没有那么艰难,不过从一个学田计划一间书店渐渐养成一只“大水牛”,也着实没有那么容易。这需要罗文嘉对社会企业有精准的认识。罗文嘉以自己的生活为基点,从追求健康农产品,到为乡村教育出力再到沟通城乡,最终为城市的孩子们带来田野世界、身与心舒畅的生活,为偏乡的孩子们带去了书籍、知识和未来。


因此,笔者以社会企业运营的视角总结了四点,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1.关于社会企业的价值认知清晰,罗文嘉对社会企业及其价值有自己的认识,并且十分清楚,他在此基础上整合自己的资源,设计自己的产品及销售思路,所以产品就不会跑偏。


2.大水牛更像一个互相支持的企业生态链:把社会问题交由非营利的企业去解决,而非营利企业的生存交由营利企业去解决,两类企业相对独立,又可纳入一个大的集团,实现自给自足。如今很多组织或公益超市一头开展营利业务,一头开展非营利业务,一不小心就搅在一起,反倒形成了不好的羁绊。


3.从企业成本控制上看,书店与出版社直接对话,销售者与小农直接敲定订单,都是打通行业链条的上下游交流渠道,这是水牛独特的优势,对一般社会企业来说,顺着这个思路开拓一下,未尝不可。


4.罗文嘉在经营理念上不再捆绑销售公益情怀,重点放在保障产品的质量与优势。例如,学田有机米曾参加过好米竞赛,而且得过名次。把消费者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从而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5.罗文嘉社会目的明确,探索适合的社会服务方式。社会企业的社会目的比较明确,各显身手的是商业的运营方式。送书下乡是传统的助学方式之一,但送书是单次行为,每次书目固定,数量有限,而乡村书店的方式既保证了乡村书籍源源不断的供应,又可避免直接送书服务中图书不能更新反被束之高阁的弊端。商业的思维用在送书下乡上,乡村书店及其特有的经营方式也就应运而生了。


 

说点题外话

 


今天的分享与其说是一个案例,不如说是一个故事。在小编看来水牛还没固化成一个模式,还有很多可开发性和不确定性。小编看完水牛故事最大感触是,无论是找社会问题还是找解决方法,都可以从自己身边实实在在的生活入手,这样的项目更有生命力,总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参考文献:

1.[調查報告] 2013台灣偏鄉弱勢學童學習貧窮分析報告發表記者會

2.莫小莉:延續出版香火,走進日常生活_水牛出版社载于《数位时代》

3.中国评论通讯社:罗文嘉淡出政治 回客家庄开水牛书店http://www.crntt.com/doc/1024/7/5/9/102475952.html?coluid=31&kindid=0&docid=102475952

4.社企流:台湾水牛书店将众多社会价值舒服放在一起 http://hope.huanqiu.com/exclusivetopic/2014-07/5088144.html

5.林欣誼:書店+小農+按摩水牛拓點台北

6.佚名:土沟水牛书店邀社区阅读


 

图片来源于网络


撰稿 | 陈 旭

编辑 | 李智丹